道德修养 中华美德 职业道德 国学经典 精神文明 本站报道 百姓生活 每日提点 中医养生 修心养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茁长成长
唐太宗纳谏
来源:道德网作者:徐贵儒网址:http://www.xgrddw.com浏览数:2 
文章附图

唐朝第二代帝王唐太宗,在位二十三年,开创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贞观之治安定、富庶的局面。

在隋灭唐兴的八年中,唐太宗深知为君不易,靠君主一人独断,更容易造成乖谬,甚至误国。太宗十分清楚,历来帝王没有不希望社稷永安的,然而又不能够,其原因只为不闻己过,或闻而不能改

太宗拿隋文帝独断的利弊,和群臣讨论。太宗说:隋文帝自己决断,劳神苦形,未能尽于合理。天下之事,千头万绪,如果日断十件事,有五件有误,日积月累,乃至累年,乖谬既多,不亡何待?

太宗对大臣说:正君任用邪臣不能治理好国家,正臣事奉邪主,同样也不能治理好国家。唯有君臣相遇,如同鱼水关系一样和谐亲密,才会使天下安定。我虽然不算贤明,但幸有诸公经常匡正补救,希望凭借你们直率的劝谏,使天下臻于太平。

谏议大夫王琏对答道:听说木材经过墨绳的测量规划,才能锯得正直;国君听从采纳臣子的规谏,才会变得圣明。所以,古代的圣君,必有劝谏的诤臣七人。《孝经》曰:天子有诤臣七人,虽无道,不失其天下。若谏言不被采用,宁肯相继谏诤至死。陛下开明,采纳刍荛(割草打柴之农夫野老)之议,臣处于这个无需忌讳的开明朝代,实愿随时将我的一愚人之见讲出来。唐太宗称赞王琏之言,下令以后,凡宰相入朝商议国事,必须让谏臣列席参加,预闻朝政,如果有所批评建议,一定要虚心接受。

太宗为求谏,不止一次强调:若人主所行不当,臣下又无匡谏,苟在阿顺,事皆称美,则君为暗主,臣为谄臣。君暗臣庚,危亡不远。要求中书、门下等机要之司,对于诏敕认为有不合适者,皆应执论,不得阿旨顺情,唯唯苟过。要求臣下要敢于负责,把好诏敕关,使政令更加切实可行。

贞观元年(627),太宗刚刚即位,对于为君还充满了疑惑。有一天他问魏徵:爱卿,你说何为明君,何为暗君?魏徵从容答道:兼听则明,偏信则暗。人主如果能广泛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,就可称得上是一位明君,但要是只相信一个人的说法,那就不可避免是昏聩的君王了。昔日尧经常咨询下民的意见,所以有苗的恶行他才能了解;而舜善于听取四面八方的声音,故共、鲧、欢兜这些奸臣都不能蒙蔽他的视听。反之,秦二世只相信赵高,最终导致亡国;梁武帝任用朱异一人,才引发侯景之乱;隋炀帝偏听虞世基之言,天下大乱而不自知。这都是反面的例子。所以人君应该兼听广纳,这样才能充分了解各方面的情况,而不会受到一两个大臣的蒙蔽啊。君主应该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,也同样是儒家治国理念中非常重要的内容。魏徵继承了这种思想,并通过太宗运用到了贞观政治中去。

贞观元年(627),魏征被升任尚书左丞。这时,有人奏告他私自提拔亲戚作官,唐太宗立即派御史大夫温彦博调查此事。结果,查无证据,纯属诬告。但唐太宗仍派人转告魏征说:今后要远避嫌疑,不要再惹出这样的麻烦。魏征当即面奏说:我听说君臣之间,相互协助,义同一体。如果不讲秉公办事,只讲远避嫌疑,那么国家兴亡,或未可知。并请求太宗要使自己作良臣而不要作忠臣。太宗询问忠臣和良臣有何区别,魏征答道:使自己身获美名,使君主成为明君,子孙相继,福禄无疆,是为良臣;使自己身受杀戮,使君主沦为暴君,家国并丧,空有其名,是为忠臣。以此而言,二者相去甚远。太宗点头称是。

贞观十二年(638),有一次大宴群臣,太宗又问道:诸位爱卿,你们说说,是创业难啊还是守成难呢?

尚书左仆射房玄龄回答说:隋末天下大乱,群雄竞起。陛下身经百战,历经重重危险,才打下今日江山,这么说来自然是创业更难。

魏徵回答说:帝王刚开始创业的时候,都是天下大乱。乱世方显英雄本色,也才能获得百姓的拥戴。而得天下之后,渐渐有了骄逸之心,为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断滥用民力,最终导致国家衰亡。以此而言,守成更难啊。

太宗总结说:玄龄当初跟朕打天下,出生入死,备尝艰苦,所以觉得创业难。魏徵与朕一起治理天下,担心朕生出骄逸之心,把国家引向危亡之地,所以觉得守成更难。现在创业时期的困难已经成为往事了,守业的艰辛,朕跟大家一起谨慎面对吧。

贞观十六年(642),魏征染病卧床,唐太宗所遣探视的中使道路相望。魏征一生节俭,家无正寝,唐太宗立即下令把为自己修建小殿的材料,全部为魏征营构大屋。不久,魏征病逝家中。太宗亲临吊唁,痛哭失声,并说:夫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知得失。我常保此三镜,以防己过。今魏征殂逝,遂亡一镜矣。

李世民有志建立盛世,多次于卧榻召见魏徵询问得失,魏徵直言不讳,前后上谏两百多事,李世民全然接纳。

唐太宗心胸广阔,宽宏大量,虚己求谏,从谏如流,并注意杜谗,所以在中国的帝王群中有较杰出的作为,为我们留下珍贵的遗产。